吴安仪谈职业首秀:心跳得很快 但就是没法赢

来源:体育网

  吴安仪同瑞安·埃文斯一起在本赛季初拿到了职业资格,但由于新冠疫情导致的旅行限制,在赛季开始两个多月后吴安仪才来到英国参加她的首场职业赛事。

  在德国大师赛资格赛中,吴安仪一度以4:2领先克雷格·斯泰德曼,看起来胜利近在咫尺,但可惜的是吴安仪连续输掉最后三局,最终以4:5结束了首场职业比赛。

  随着赛点的到来,30岁的吴安仪也会紧张起来,但她仍然为自己在巡回赛上的首次表现感到欣慰。

  吴安仪说:“我认为我打得比我预期的好。虽然我有点失望,4:2领先再赢一局就可以晋级,但最后结局如此还是有点失望。”

  “在比赛中,我有一个很好的开局,我想我在中场休息前就已经稳稳地3:1领先。到了4:2的时候,我开始感到紧张,因为我知道我只差一局就要赢了。我在第8局有一个很好的机会,拿到了40分,但后来我的心脏跳得越来越快,我就开始犯错。”

  “我就是没能抗住压力赢下来。如果能够多打些比赛,更适应比赛环境也许会有所好转。”

  “实际上,考虑到因为新冠留在香港远离赛场一年多,来到巡回赛的首场比赛我并不期望能有个多么好的开端。”

  “这是我第一次在巡回赛上参加真正的职业比赛,所以我不知道该期待什么。我只是来看看我能怎么发挥。”

  “一开始我甚至不知道每个球员都有自己的独立的休息时间。我还在四处寻找其他球员时,却发现他们都已经各自休息了。”

  吴安仪一直在香港本地参加大大小小的比赛,她在9月的香港公开赛上获得亚军。自从2020年2月初的比利时公开赛以来,她就没有再参加过女子斯诺克巡回赛。

  她一直在香港和傅家俊一起努力练球,但她也清楚的知道,只有通过大型比赛的考验才能看到她的进步。

  吴安仪说:“这都是为了适应环境和比赛氛围所应当做的,当我不必担心休息的地方和其他琐碎的东西时,我的注意力可以更多地放在我的比赛表现上。”

  “我仍然记得我的第一场比赛,那是在表演赛中与詹姆斯·瓦塔那的一场比赛,我激动的手都在颤抖。最初的几场邀请赛中都是这样,再反观我现在的表现,我相信我的比赛会变得越来越好。”

  “如果我多打比赛,我可以变得更好,我也可以更为放松。”

  收获两年的职业资格固然值得高兴,但随之而来的旅行限制让她无法准时到场参加她与奥沙利文的冠军联赛比赛,为此她也是有些沮丧。即使费尽周折但还好吴安仪已经平安到达英国,目前她常住在威尔士。

  “我从6月份开始就一直期待着我的第一场巡回赛。原本我将在7月来到英国,与罗尼打第一场比赛,但不幸的是,经过慎重考虑后还是决定退赛。”

  “真的非常失望。哪怕是现在去到英国也是周折万分,我的教练和我必须填很多文件,做抗体测试和新冠病毒测试,当我需要从英国回到香港的时候,就要被隔离21天。”

  “所以我们这次在英国待的时间会比较长,长时间离开我的家人对我也有好处,我有更多时间和这里的其他职业球员如李·沃克一起练球。我将留在威尔士。如果有机会的话,希望我可以和马克·威廉姆斯一起练习。”

  谈到瑞安·埃文斯,吴安仪说:“我在香港看过她的比赛。我们是朋友,我经常在斯诺克女子比赛中看到她。所以我们总是互相鼓劲。”

  “我真的希望我和埃文斯能够在巡回赛中取得好成绩,吸引更多的年轻女性参与到这项运动中来。到目前为止,我唯一的希望是不要把我们抽到一起比赛就好。”

  对吴安仪来说,现在所有的准备都是为了在巡回赛中取得稳步的成长。作为职业选手的第一个赛季的完美结局肯定是参加在克鲁斯堡举行的世锦赛正赛。

  有传言说世锦赛可能会移师它地,吴安仪说:“在克鲁斯堡打球是我的梦想。我很幸运,两年前能够在克鲁斯堡参加女子巡回锦标赛的比赛,那是一个非常让人难忘的时刻。”

  “如果世锦赛搬离克鲁斯堡,我肯定会非常想念那里。克鲁斯堡是最合适的斯诺克比赛的场地。”

  吴安仪的下场比赛将是下周开始的欧洲大师赛资格赛。